栎树

2019-04-04 21:52

对于大栎树,长辈们常常心怀敬畏和感恩,他们把收获和幸福归结于树神的恩赐。也许朝夕相伴,我却很少去关注大栎树,经常忽略它的存在。也只有童年时代在漫天繁星的夏夜,围坐在大树下,听吸着旱烟、摇着蒲扇的大伯讲鬼怪狐仙故事时,才怪怪地望着黑黢黢的大栎树,疑惑地吓自己:千年的古树是不是住着妖怪?于是过节的时候,老人们在树根下焚香祈祷时,我也忙跪下虔诚的拜拜,希望树神赐予我力量,保佑我无所畏惧。虽然年少无知的我没有真正理解欣赏大栎树,但大栎树从来都不缺欣赏者,从我记事起,来参观大栎树的人络绎不绝,国家的、省市县里的领导、记者、游人隔三差五过来采风拍照留念,他们都在惊叹大栎树的粗壮硕大,好多人声称这是见过的最大栎树。特别是近几年,人们物质的丰富,探险猎奇成为时尚,我们封闭的小村庄因大栎树吸引了许多慕名而来的游客,为此,各级政府也逐渐重视大栎树,甚至给这棵栎树王起了名、标了牌,纳入了保护名录,几千年默默无闻的大栎树也算是赫赫有名了,以至于我出来工作后,谈及我的家乡,竟有见多识广的同事问:“鲁山西北山有棵栎树王你知道吗?我去看过”!那满脸的激动兴奋连我这个在大栎树下长大的人都自叹弗如,我也真该好好的关注这棵熟悉而又陌生的大栎树了。

当然,老匠人对栎树的评价,多少有失偏颇,栎树绝非无用之散木。经过千年的实践,人们发现栎树叶可用来养蚕,橡子可用来制作橡酒、橡油,也可做饲料,橡壳是制革、印染和渔业上所必需的材料,栎树皮的皮层较厚可作软木材料,栎树木材则为坚固抗腐性用材,还有栎树还可培养木耳、香菇等多种食用菌,栎树已经变的浑身是宝了。仔细想想,大栎树也给予了我很多,小学时,学校要求勤工俭学每人交纳二十斤橡子橡壳,我每天早上起来拿上篮子,房前屋后转一圈,就捡了多半篮。还有大栎树上有一窝野蜜蜂,每年有新蜂王出世时就会分家,家人们设法巧妙的把分家的蜜蜂收了家养,使我享受到了原生态的甜蜜。当然童年时透着树叶晒阳光,绕着树根捉迷藏的快乐更是无法言语。

听家族长者讲:明末清初,祖上为了躲避闯王造反、清兵入关,从山西省洪洞县大槐树避难逃荒至此,先祖或许思念故土,或许信奉神灵风水,见此地三面环山,中有平地沃土,一棵似大槐树般的参天大栎树生长于此,膜拜树神后便在树下安灶建房,扎根于此,先祖寓意大树底下好乘凉,此后后人在此绵延生息近四百年。可见,大栎树的历史比我们李氏先祖要悠久得多,据县上林业局专家考证,大栎树树龄至少千年。

我家乡老宅后面,有一棵大栎树,树高三十余丈,树干五人方能合抱,树荫遮地两余亩,可谓栎树王。

当我真正理解了大栎树的时候,已是离家多年,为了生活,在茫茫人海中拼搏,习惯于鲜花和掌声,时常也想着要处处争锋表现自己,渐渐忘却了生活的本意。每当心浮气躁、得意忘形时,总会想起家乡的大栎树,它用千年的厚重抚慰我的心灵,使我找回真正的自己。

千年古树,不知经历了多少风雨沧桑,不知承受了多少酷暑严冬,它依旧不声不响、不卑不亢地生存着。家乡漫山遍野的小栎树仿佛都是它的子民,追随着大栎树见证着四季的轮回。初春,万籁寂静,生灵仿佛还在沉睡,大栎树却比其它草木早半月余吐出鹅黄的嫩芽,向大地昭示春天来了;夏天,骄阳似火,大地闷热如蒸笼,大栎树撑起了巨型大伞将荫凉送给村庄;仲秋,硕果累累,大栎树毫不吝啬地把果实洒落恩惠山民;严冬,天寒地冻,大栎树附雪挂冰的枝干内成了松鼠等动物的暖床。我们家族也在大栎树的庇护下,一辈辈繁衍生息、安居乐业,享受着世外桃源般的太平生活。

栎树,是多种壳斗科栎属植物的统称,亦可笼统地称为橡树,产于我国大部分省区,其果实为橡子,橡子下方生有一个碗状的壳,橡子橡壳似鼓形,故仓颉造为“栎”字。由于我国栎树太多,物以稀为贵,古往今来赞誉者少之又少,翻阅古籍,在《庄子·人间世》记述有“栎树托梦”的寓言故事,曰:古时一群工匠在齐国曲辕看到一棵大栎树,它的树冠伸展树荫可以遮蔽千头牛,树干需十余人方能合抱,树梢比山丘还高,枝杈也足以制造十艘小船。匠人们都为如此壮美的木材而赞叹,唯独他们师傅老匠人却认为这棵大栎树长这般粗大而无人砍伐是因为它是无用的散木,木材做船会沉水,做棺材会腐烂,做家具会损毁,做柱子会生蛀虫。当夜,树神托梦老匠人道:我不和人攀比,我有我的生存之道,果树因会结果实而有用,它也因果实引发枝毁树亡的祸端,我能够内心安逸、颐养天年,就是我最大的有用。读罢庄子的寓言故事,我顿时感觉对大栎树有了全新的理解和认识。大栎树多少年来,无声无息,与世不争,安静恬适的生长着,他的厚重和粗大是沉淀千年的结果。而我们人类,生命不及大栎树十分之一,却喧嚣一时的功利,不能认识自己,不能为自己的心做主,为了一点成绩沾沾自喜,结果迷失自己,失去了生活的价值和意义,这是何其的悲哀呀!